厄科的赞美诗

读作言商

丧穿地心

活在极地的杂食系动物
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开心

【叶王】非常规恋爱故事07

更新字数交给随机锁定×

悄悄说一下其实我还没想好这个“反派”到底是什么套路……

不太好意思打叶王,本章戏份不多

06

  楚云秀的舰船离开Oblita星域不久,这颗被时间记住又被整个星系遗忘的星球再次迎来了一批客人——与前一批仅仅在“安全范围”内悬停的尚且循规蹈矩的客人不同,这一批观光客仗着镀了厚厚一层反射隔膜就肆无忌惮地闯入了这个酝酿着芬芳甜美的死亡熏香的无人域。

  “舰长,我们真的要登陆Oblita吗?”观测员看着触目惊心的损伤比和几乎可以称得上扭曲的波状辐射污染,说话的语调都有些不稳,“这已经不仅仅是辐射了,如果没有舰船,我们就是完全置身于暴乱的精神力漩涡之下,而且反射隔膜也撑不了太久。”

  “登陆,必须登陆。”坐在舰长席位还略有些不适应的男人迅速比对了几份数据,他偏长的眼微阖,手指在操作台前敲了几下,又像是想起什么,烦躁地蜷起手说,“我们没有退路,会长给的记录上说暴乱会持续三到四个小时,不算久,这艘新舰船还撑得住。”

  “是!”船员正襟危坐,准备迎接他们航行生涯中最具挑战性的登陆作业。

  “左翼隔膜出现空腔!侵蚀率达到百分之八!”

  “航道扭曲!纠偏十五度!”

  “修复作业进行中!侵蚀率百分之十!”

  “接近暴风眼!两翼炮口卸除!”

  “航道消失!”

  “穿过暴风眼,把多余的东西都给我卸掉!修复呢?修复完成了吗?全部能源都用于维持防护膜!”舰长猛地站起,目光狠戾,与往日不同地带着不惧死亡的凶神恶煞,“都他妈给我动起来!军校和训练营都是怎么教你们的?”

  “报告!修复已完成!侵蚀率维持在百分之十!”

  “即将进入暴风中心!”

  “多余炮口已卸除!舰内维持最低能源供应!”

  背对着大部分船员的舰长在船体剧烈的摇晃中保持着脆弱的平衡,他放大出发时收到的Oblita模拟影像和实时监测下的暴风眼进行迅速比对,大约半分钟后,他在愈加颠簸的舰船内发泄式地大吼一声,位置上的不理想使他并没有注意到船员更加慌乱的模样,但是明显下降的操作准确率却给这莫名其妙的怒意火上浇油——“都想什么呢?还要不要活了?迅速调整,从暴风眼右斜上方三十七点五度切入!”

  气势汹汹的舰长丢开花哨不实际的理论图,试图接入独立特别讯息端截取相关资料,却被刺眼的拒绝访问四字挡在门外,此时恰逢舰体穿越暴风眼缝隙,巨大的旋绞阻力让舰长猛地前倾,狼狈不堪,他低着头,许是愤怒不平,还喘着粗气,他几乎是瞪着一双眼,咬牙切齿道:“叶秋!”

  “舰长,目前已安全着陆,请指示!”

  “原地待机,修复受损防护膜,能源仍旧维持最低消耗。”

  刘皓关闭嘉世的独立信息端,闭上眼状似放松地靠在椅背上,这是他第一次独自一人带领舰队出航,还是驾驶这艘陶轩暗地里自行研发的新式舰船,如果不是运气好发现暴风眼的缝隙,恐怕这回连舰船带人都要折在里面。想到这里他便又恨起华而不实的模拟投影以及最后时刻还让他碰了一鼻子灰的信息端——现在想来这事儿恐怕不是苏沐橙就是邱非干的——邱非吧,刘皓想着,又笑了笑。

  “快了,就等着吧。”他望着一片荒芜的Oblita第一次露出算得上畅快的笑容。

  “你们来了。”仿佛带着共鸣的虚无缥缈的声音忽然就在刘皓耳边响起,男女声混杂在一起完全分辨不出说话者的性别,或者可以说是一个群体意志——刘皓打了个颤。

  “为什么不说话?”那个声音似乎对于答案十分急切。

  “我们来了。”刘皓斟酌着回答了问题,“我们应约而来。”

  “是了,你们应约而来。”声音似是满意了,泄出几声难以辨认的诡异的无意义的响声,像是笑声,“我们的臣民等待已久,我们的王即将苏醒,你们做好准备了吗?”

  “什么意思?”刘皓显然对这套旧时代的王权制不甚明晰,他更不理解在这样一个星球上到底还有什么存活的帝国,“我们是来谈合作的,你们要的货我们都备好了,现在来也只是为了确认下一步计划。”

  “是的,是的。”声音飘忽,显然带着些轻蔑的味道,这让刘皓有些不满地皱了皱眉,“暴风在一小时后就会消失,那个时候我们会来接你,到时我们再谈。”

  “喂……”刘皓还没来得及回话,那个声音就彻底消失在了他的脑子里,毫无痕迹,就像刚才的一切都是一场幻听,他有些茫然地转身,船员也是一副并无异状的表情——他们没有听到那个声音,他们甚至没有听到他的回复,Oblita真的是个理想的合作对象吗?第一次登上Oblita并切实与它接触的刘皓忽然怀疑起来。

  

  作为整个Aurora星系中心的帝星的地标建筑并不仅仅只有政治中心十方塔,除此之外还有作为经济中心的螺旋双子塔。两日前还出现在十方塔摄像头里的灰色民用飞船此时也混迹在色彩斑斓的早高峰船流中,驾驶员动作干脆利落,在高速的船流中穿行还维持着极其精确的微操——他几乎避开了每一个可以避开的摄像头,尽可能少的在城市影像中留下自己的轨迹——即将变道离开双子塔区域时他急速转弯紧贴着一艘深紫色的飞船进入了双子塔的检测范围。

  “您好,请出示您的身份证明。”机械甜美的女声忽然在飞船内响起,驾驶员微微皱眉,他迅速脱离前方的飞船,掏出早已准备好的伪造证件预备实行Plan B——“叶先生,您已被赋予双子塔最高通行证,欢迎来到螺旋双子塔,前方请慢行。”

  叶先生,是那个人吗?驾驶员抿了抿遮掩在口罩下的嘴唇,迅速地通过了两道监测关卡——显然这份通行证价值极高。既然来历尚且不明,那就先把能利用的利用了吧,伪装严密的驾驶员贯彻师训,就像一个普通上班族一样毫无异常地顺着高空轨道进入双子塔最高层停车场,他甚至注意到进入停车场时识别仪器上显示的姓氏也是叶——这位好心人确实十分周到,驾驶员一边设置飞船一边想道。

  “请走左侧专用电梯,直达顶层。”飞船内的老式通讯台里忽然传出失真的男声,驾驶员的瞳孔骤时紧缩,身体紧绷,像是受到威胁的猎豹,下一刻就能暴起咬断敌人的喉管,“另外,友情提醒,可以卸除你的部分伪装,在这里没有人会泄密的,请放心。”

  驾驶员没有任何回音,不过联络方看上去也并没有要等他回复的意思,在传达完这两句信息之后,通讯台就再次恢复了安静的待机状态。他维持着警惕的状态在原地又等了几分钟,最终确认暂时安全后才迟疑地摘下口罩和眼镜,还未长开的眉眼和近几日堆砌的诸多忧虑让他浑身新竹的涩气中又掺了些冬梅的苍劲——矛盾而美丽。

  

  “欢迎来到安全区,邱非先生。”解除伪装的邱非刚走出专用电梯就见到了方才联络他的正主,这突兀的问候让他下意识后退半步,深棕色的瞳孔直直盯着那张和他记忆里的老师相差无几的脸,尽管早有预料,甚至也曾在资料里匆匆一瞥,但真人骤然出现在他面前还是让他有些反应不及。

  “出来吧,”“叶秋”露出和叶秋截然不同的形式化的笑容,他退后了几步,示意周围,“顶层已经被我清空了,我想你是为了那个‘叶秋’来的吧。”

  他不是叶秋,他当然不是叶秋。

  邱非在心里笑了笑,离开了这个被他占用许久的电梯。

  “您知道他。”他无视叶秋邀请他去前方办公室坐下聊的动作,固执地站在原地采取简洁派的直切主题,“他去哪里了?”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叶秋见状也没有坚持这种虚无的形式主义,回答起邱非的问题来爽快利落,“你知道的那个叶秋元帅,他叫叶修,是我的孪生哥哥,他能离开帝星还是多亏了我。”说到这里叶秋弯了弯眼,极其幼稚的邀功般的言论把几分钟前的精英气质冲得烟消云散,“不过他到底去哪里了我也不太清楚,我只负责脱出帝星这部分,至于最后他究竟到了哪里,会在什么时候回来就不在我的掌控范围内了。”

  “他会回来?”邱非敏锐地察觉到了这段话里最重要的信息,深色的瞳孔里忽然就多了点光,也不知是抬头时恰逢窗外阳光的照射还是人类本身奇妙的化学反应。

  “他当然会回来。”说起叶修的时候叶秋的语气里也隐隐有些盲目的自信,“我故意引你过来,一是为了和你说明这件事,另外也是希望你能尽可能保护好苏沐橙,我知道苏沐橙在你身边,但也仅此而已了,我的权限目前很难再掌握更多的信息。当初我为了帮叶修冒险做了些违法的事情,这让我在目前这个局势下十分被动。”

  “我知道了,那我们暂时不要联络了。”邱非几日来已经习惯的命令的口吻在叶秋这里又成了他过去岁月里最常用的软和的商量的语气,许是他骨子里与叶修如出一辙的家人的气息让他再一次变成了元帅身边的那个沉默的学生,邱非看着那双熟悉又陌生的乌黑的眼,慢慢地露出一抹温暖的羞涩的和他的年纪一般无二的笑容。

  “好,有消息我会尽快通知你们,这段时间保护好自己。”叶秋忍了忍,最终还是揉了把邱非的脑袋,他的混账哥哥到底是怎么找到这么好的学生的,他忍不住想,“双子塔附近我已经为你做好了相关记录,怎么安全回去我想你比我更清楚。”

  “放心,叶……秋先生。”

  三十分钟后,灰色飞船便离开了顶层停车场,像是一尾灰鱼再次融入了这披着风平浪静表皮的帝星汪洋。

  

  

  新历628年7月13日晚  α星无云

  “哟,坐在这儿开茶话会呢?”叶修晚上回来就被客厅里的大阵仗吓了一跳,理论上早该接待完客人的王杰希半倚着墙边看似闭目养神,早该离开的客人们三三两两分散在他的小公寓里,他一开门就对上方士谦熟悉的打量的眼神,忍不住问道,“你怎么还没走?”

  “我比较好奇你到底是叶秋还是叶修。”方士谦说话向来不顾对象,一样的不客气并且直接。

  “你认为我是谁我就是谁。”叶修觉得这种事并没有什么纠结的必要,他冲方士谦身后的邓复升点了点头,又看了两眼规规矩矩坐在一边的刘小别和乔一帆,没说什么便径直往厨房走去,“晚上吃什么?”

  这话明显不是问的不速之客们,果然,墙边的王杰希慢腾腾地回答道:“随意,你喜欢就好。”

  “你还需要摄入食物吗?”方士谦对于类人AI项目始终没有放弃过研究,可惜唯一成功的研究员林杰的所有资料已经被他本人全部销毁,他也不能确定当初的夏娃计划究竟采取的是什么模式。

  “我需要。”王杰希虽然在方士谦眼里态度不佳,但确实每问必答,“你可以把我视作人类,除了思维方式,我的一切行为都与人类无异。”

  “怪不得叫夏娃计划。”刘小别忽然嘟囔了句。

  确实,夏娃计划,王杰希不就像是从老师身体里拆下来的肋骨吗?方士谦不着痕迹地看了眼明显带着非人类特征的翠色双眼,随后对另外三人点点头,转头对王杰希说道:“明天上午,我们在港口等你。”

  “十点,我会过去。”察觉到微草四人动作的王杰希站起身,他秉持待客之道走到四人身前把叶修刚才合上的大门再次打开,“晚上注意安全。”

  “谢谢。”这会儿方士谦也能和他心平气和地交流了。

  “明天见。”邓复升还是稳重的老好人模样。

  “再见。”刘小别好奇地又看了眼王杰希,被乔一帆拉了拉袖子,两人礼貌地道了别也跟着方邓二人离开了这所藏着传奇的极富当地特色的房子。

  “那个叶修真的是叶秋元帅吗?”没走多远刘小别就按捺不住奔腾的好奇心,“虽然长得确实挺像……”

  “是他。”方士谦笃定道,“我一见到他就能闻到他身上的那股味道。”

  “什么味道?”刘小别一脸茫然,元帅那个级别的人物并不是他能随意接触到的。

  “讨人厌的味道。”

  

  微草四人离开后,室内明晃晃的灯光也渐渐变成了暖色调,叶修恰好结束了晚餐的烹制,他把一份速食快餐递到王杰希面前,随便找个位就开始解决自己的那份晚餐。尽管已经过了这么多天,王杰希依然在餐桌上意识到了叶修此人家教之优良,同居近十天,他始终贯彻食不言这一古老的原则。并且,与其懒散随性的外表截然不同的是他具有极其细腻的感知,无论是对王杰希自己还是对陈果唐柔,他都十分擅长照顾别人。

  这种照顾人的行为像是细水长流地镌刻在他骨子里一样,完全是出于下意识的动作,至少在王杰希看来,叶修在这方面很多时候都没有进行过更多更深的思考。

  可他真的是个完人一样的楷模吗?

  显然不是,王杰希想到这里撇了撇嘴,又塞了一勺食之无味的速食饭,如果是的话,他的胃也不会每天被这种东西折磨。

  但是叶修很明显地就能和别人区别开来,和陈果、唐柔,和方士谦、邓复升,和刘小别、乔一帆,为什么?

  “看我干什么?”叶修把饭盒挪到一边喝了口水就对上王杰希探究的目光。

  “没什么。”王杰希含混地说了句,咽下了最后一口饭。

  “你们明天要去老基地吗?”叶修从离开前几人的寥寥数语便敏锐地推理至此。

  “是,我必须要拿到父亲的笔记。”王杰希点头。

  “当心,要我一起吗?”叶修动作惬意显然是随口一问。

  “好。”王杰希却皱了皱眉点头应道。

  这急转弯的剧本让叶修有些适应不良,他再次确认:“你确定?”

  “当然了。”王杰希一脸严肃,似乎不理解这句反问从何而来。

  叶修微微睁大了眼,确认王杰希不似作伪的表情后,认命似地叹了口气说:“好吧。”

  “噗。”就在叶修怀疑对面真的是自己捡回来的AI王杰希同志的时候,这个一板一眼的AI忽然笑了起来,那双眼也与往常不同弯得看不见其中的颜色,“我开玩笑的。”

tbc.

评论 ( 1 )
热度 ( 25 )

© 厄科的赞美诗 | Powered by LOFTER